808故事网

借一间办公室

2020-09-10 | 作者:李雪涛 | 阅读:
  

  这天,县文化馆的鲁馆长接到一个电话,是顶头上司曹局长打来的。曹局长告诉鲁馆长,县发改委办公楼年头长了在维修,这期间他们要在文化馆借间房子当办公室,他已经答应了。

 

  鲁馆长一听急了,说:“局长,文化馆房子紧张得要命,我们哪来的房子借给发改委?您就推了吧。”

 

  “那可不行!”曹局长态度坚决,“咱文化系统可不能得罪了孙主任!文化馆新馆能不能立项,能不能通过审批,到时候都得他同意。所以呀,别说借一间房,孙主任就是借整个楼,也得答应。”

 

  鲁馆长回应道:“道理我知道,可我们没有房子怎么借?”

 

  曹局长说:“没有办法就想,不就是间房子嘛。发改委下午就去看房子,你别给我耽搁了。”

 

  鲁馆长为难啊,他掂量来掂量去,决定将馆长办公室腾出来,自己内部调整一下,挤一挤。这么一折腾,惹得大家一肚子意见,牢骚话都快把他的耳朵磨出茧子来了。

 

  果然,下午一上班,发改委“经济信息科”的科长就来文化馆了。鲁馆长见了这人,心里更堵了。

 

  这人姓宁,两年前,县里举办“特产节”,鲁馆长和宁科长被抽调到“特产节”组委会的“宣传处”,两人前后相处了半个月。别看这位宁科长官不大,架子却不小,鲁馆长可是受了他不少的窝囊气。

 

  宁科长看了给他腾出来的房间,嫌办公室采光不好,面积小。鲁馆长耐着性子说:“宁科长,您看看我现在的办公室,比这条件差远了,转个身都困难呢。您要是还嫌不好,我也没办法了。”

 

  宁科长皱着眉,板着脸,突然倒背着手走了,鲁馆长也没去理会,就去县政务大厅开会了。开完会,鲁馆长往单位赶,刚进大门,就看见几个搬运工在宁科长的指挥下往楼上搬东西,心想,宁科长虽然嫌房子不好,还是搬来了啊!


借一间办公室
 

  没想到的是,宁科长跟几个搬运工一路往三楼去了,办公室在二楼呀,怎么往三楼搬呢?鲁馆长大为奇怪,跟了上去。到了三楼,竟然发现会议室的门大开着,搬运工正把东西往里面搬呢。走进会议室一看,里面原有的东西都不见了!

 

  鲁馆长急眼了,问宁科长:“您怎么把东西往我们会议室搬呢?谁同意的?”

 

  宁科长看也不看鲁馆长,一脸不屑地说:“我看这个会议室做办公室挺好的,你在政务大厅开会,手机信号被屏蔽了,联系不上你,曹局长就作主了。”

 

  鲁馆长气坏了,叫嚷道:“停下,停下,东西不能往里搬!”

 

  宁科长气哼哼地说:“是曹局长亲口答应的,你凭什么不让?”

 

  鲁馆长一跺脚,找了个地方给曹局长打去电话,他激动地说:“局长,会议室不能往外借!我们每周的政治、业务学习都得用,办培训班、讲座也得用……”

 

  曹局长打断了鲁馆长的话:“你说的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跟发改委搞好关系。你也是当领导的,能不能有点大局观念啊!”

 

  鲁馆长叫道:“局长,我不管了,反正会议室不能往外借!”

 

  曹局长也火了:“我答应的事你也拦着?要是文化馆新建项目卡在了发改委,你摆得平吗?”

 

  鲁馆长顿时语塞了,曹局长继续说:“既然你没这个能耐,就别添乱子了。”说到这里,曹局长缓和了一下口气,“老鲁呀,用不了两三年的,发改委的楼就修好了,到时候宁科长也就搬走了,再说了,你不也希望在退休前把文化馆的新楼建起来吗?”

 

  鲁馆长啥也说不出来了,宁科长这时候走过来,挑衅般地问:“老鲁,我的东西到底是搬进去还是搬出来,你给我个交代呀!”

 

  “搬进去吧!”鲁馆长撂下这句话,气急败坏地走了。

 

  就这样,文化馆的会议室成了发改委“经济信息科”的办公室。其实,“经信科”就宁科长一个人,但他心安理得地“霸占”着这个楼最宽敞、最明亮的房间。想到这里,鲁馆长心头那滋味就甭提了。

 

  转眼过去了一年,这天,有件事让鲁馆长犯了难:十多年前,县里有个喜欢吹笛子的学生在文化馆受到过培养,没想到长大以后成了很有名气的笛子演奏家。省电视台准备给他拍个专题片,其中要“还原”他小时候在文化馆会议室接受辅导的一些场景,可现在会议室宁科长用着,鲁馆长当然为难了。

 

  鲁馆长先请示曹局长,曹局长把“皮球”又踢了回来,说自己不便出面,让鲁馆长跟宁科长商量。最后,曹局长还再三叮嘱鲁馆长:“可别为这点事跟宁科长闹僵了,宁科长资格老,连孙主任都让他三分,他要是不同意,你千万别勉强。”

 

  鲁馆长只得硬着头皮去找宁科长,听鲁馆长说了来意,宁科长手一挥,断然说道:“别说用一上午,就是一个小时都不行!现在会议室归我,就由我说了算,我不可能任由你们折腾。哼,你们现在弄个吹笛子的,以后再弄个弹钢琴的、拉二胡的,这不是成心挤兑我嘛!”

 

  鲁馆长忍气吞声地说:“我们绝对没有这个意思,我们就是为了工作,仅此一次,您就配合一下吧。”

 

  宁科长跷着二郎腿说:“我说不行就不行,你就别浪费时间了。”

 

  “好,好,算我白说……”鲁馆长气得脸色发青,声音也直颤抖。他从沙发上站起来,像喝醉酒似的,摇摇晃晃地走出了“经信科”。

 

  鲁馆长一赌气,将拍专题片的事拒之门外了,大伙儿因为这事儿没少埋怨他“无能”,鲁馆长有苦难言,气得大病了一场。

 

  又过去了一年多,建新馆的事仍然遥遥无期。不仅如此,发改委办公楼因地处黄金地段,被一家大企业相中,高价收购去了。发改委办公楼易地重建,计划得三年才能建成,这就意味着宁科长还得在文化馆再待上三年。

 

  会议室原来的桌椅之类的东西没地方放,都堆在楼后面,被老鼠啃得伤痕累累。这天,单位职工又借这事向鲁馆长发难,鲁馆长按捺不住,跑到文化局,涨红着脸对曹局长说:“局长,我必须把房子收回来,不然我没法向职工交代。你要是不同意,这馆长我不干了!”

 

  曹局长怒声喝道:“你不干回去写个辞职报告,但我告诉你,房子没经过我允许,绝对不能收回!”

 

  鲁馆长梗着脖子叫道:“房子是我在位时借出去的,我下台之前必须由我收回来!局长你不是不敢吗?我敢,我这就去找孙主任!”

 

  曹局长气得将办公桌拍得“啪啪”作响,吼道:“老鲁,你要是去找孙主任,后果自负!”

 

  鲁馆长被一股邪火顶着,扭头就走,曹局长怎么喊,他也不回头。

 

  鲁馆长来到发改委,一口气走到孙主任的办公室门口,刚要敲门,突然就泄气了。正当他进退两难时,身后忽然有人说:“你找孙主任吗?他开会去了,不在。”鲁馆长回头一看,原来是发改委办公室的小丛。小丛很热情地跟鲁馆长打招呼,问他找孙主任什么事。鲁馆长便向小丛大吐苦水,最后,他愁眉苦脸地说:“小丛,我也知道找孙主任没用,但要是有机会,也请你在孙主任面前帮我说说话。”

 

  小丛愣了愣,突然说:“这事你不用找孙主任,我作主了,你回去把会议室收回来便是。”鲁馆长苦笑道:“小丛,我现在心里堵得慌,你可别跟我开这种玩笑啊……”

 

  小丛正色说道:“鲁馆长,老宁去年这时候就退休了,还是我给他办的退休手续呢。他退休后,‘经信科’就撤了,说白了,那个‘经信科’就是特意给他设的,他现在凭啥还在你们那里‘办公’啊!”

 

  鲁馆长一听,气得要吐血,恨恨地说:“我说这家伙怎么十天半个月才来一次呢……”

 

顶 (0)
踩 (0)

类似故事推荐